【三日鹤】大暑

  “三日月老师,好热啊,真的好热啊。”鹤丸吐着舌头学着狗喘息的样子向三日月抱怨道。


  三日月将手中的书卷成一团击上鹤丸的头:“这并不是你逃课的理由。那么我们说到了那儿,大暑的三候,有哪三候?”


  “欸!!!”鹤丸仰天长叹,“说真的三日月老师你真的不热吗?”眼下正值三伏天气,不说待在艳阳下曝晒了,就是待在房间内阴凉处也不住地往外冒汗。鹤丸实际上还是比较怕热的,夏天就是他常常领着一群孩子奔去村头王叔叔那儿买冰棒,一根糖水的两角钱,加红豆的就再贵上一角钱。每日一听见那熟悉的车轮滚动在被烤的焦灼的土地上的声音,伴着那破旧小推车吱吱呀呀的声音,就是鹤丸一天的企盼。


  而面前这人...

2017-07-22

【三日鹤】第十四号车站

   老妈催着吃饭先放上来吧,晚些我一定会改改。

   毕竟我原本想先把剧情磨出来再扣细节,结果还没来得及扣细节就先凑活着看吧

   卡文卡了三天ORZ

-------------------------------------------------------

        老人来到第十四号车站的时候,已经有一个中年人坐在这里了。


  “今天真闷,大概是要下雨了吧。”老人隔了他两个空位坐下,用余光悄悄打量着...

2017-07-19

【三日鹤♀】一场家暴(鹤丸单方面性转注意!!!)

  点文拖了这么久我也真是太厉害了

  嘿嘿嘿

  贼ooc注意

       @冰皮凤梨 嗨呀果咩啊小天使我一个点文拖到了现在而且还写了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产物

        (土下座)

  ------------------------------------

  “捉迷藏差不多也要结束了吧?”三日月的声音从老远的地方晃晃悠悠地传来,经过了重重阻隔最后削弱消散为模糊的一团从不知哪个方向传来。

  应你才有鬼呢。

  鹤丸躲...

2017-07-14

【三日鹤】囚笼

  三日月宗近来到藏书室时,鹤丸国永已经在里面呆了很久了。

  “真难得,你竟然是对这种地方感兴趣的人吗?”三日月宗近拉开椅子坐在鹤丸国永的旁边,鹤丸国永不动声色地将椅子移开了半步。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里很无趣?就像是下水道里的闭塞的空气,全是腐朽的味道,压抑得人简直都无法呼吸了。”鹤丸国永没有直接回答他,转头望向了窗外,“也就这里稍微好一些,我真的是害怕那一天会在你家给憋死了。”

  “我以为你会更有身为阶下囚的自觉。”三日月宗近翻着手头的书,“我未将你带上枷锁囚禁在地下室如同你本应该的那样,令你在整栋房子内均有自由活动的权利,任你在墙壁上涂涂画画,做出了最大限度的容忍,你还有什么...

2017-07-12

【论坛体/三日鹤】我的妈呀军训教官颜值都是这么高的吗?!!(肆)


今天开心

任性

乖巧

求评论√

-------------------------------------------------------------------------


 点这里吧QAQlof说有敏感词汇嘤嘤嘤QAQAQ


  --TBC--


  嗨呀跟你们说,接下来追文要谨慎了√√√


  我开了一个不得了的脑洞


  嗯。


2017-07-09

【三日鹤】金平糖与梦

  鹤丸一连几天都没有睡着。


  倒不是说他这几天心烦啊或是什么其他的,而是他发现本丸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就是此刻躲在他的房间角落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了。


  据它自己说,他是梦貘,专门以梦为食的存在。相传每个空气中铺满月色的夜晚,他便会悄悄来到,哼着催人入睡的歌曲,将人们的梦境吞吃入腹。


  “不是的!”梦貘就算仍在瑟瑟发抖也还是忍不住反驳了一句,“并没有吃掉,我只是将它们储存起来了而已!”说着他挪了挪身子使鹤丸看到别在他腰间的糖罐子,里面已经有小半罐金平糖了。


  “储存起来然后留着回家吃掉?”


  “额···...

2017-07-07

【三日鹤】小暑

鹤丸说:“好热啊!真的超级热的!”

三日月说:“那我们来做点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事吧!”

鹤丸(被拖走):“no~~~~!!!!!!”

结果就是三日月拉着他在冰箱面前蹲着吃了一个下午的西瓜√

吐了一地的西瓜籽,家政保姆小狐丸的心理阴影面积已达上限。

今天仍然是和谐健康的小暑日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fin.

2017-07-07

【三日鹤】英雄赋·弱冠其二

  四位将军所住的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约莫是借助了一期在外的好人缘寻得了一处主人家出远门的地方住下。虽说不大,也总归有个院子供休闲,一来一去倒也是自在。


  这儿一期正为自己的剑打着粉,莺丸日常品着茶,江雪翻看着佛经时,忽闻墙头传来一阵轻快的笑声,几人闻声望去,来者不正是陪着三日月去打口舌仗的鹤丸吗?


  “这么快就结束了?”一期询问道。鹤丸那边一举从墙上跳下,手上还抓着一只纸蝴蝶,口中含着大块的砖糖含糊不清地说道:“那是自然,三日月是什么人,三两下就威逼利诱得对方妥协了。”


  这话说得倒也不真,三日月虽说办事速度快,可这中间的过程之唇枪舌战火药味四起岂是鹤丸轻描淡写...

2017-07-05

【三日月】英雄赋·弱冠其一

新开的长篇,第一次写长篇所以大概行文节奏啊什么的都一团糟√

------------------------------------------

  又是一年秋景,虽说那城区之外的漫山红遍倒是有个秋意迎风袭来,可入了城再向中心地段走去,那光景则是愈发不同,少一分秋意,多的净是烟火味。


  忘仙楼便是那烟火味集中的地方,一年四季它都好像未变过,从第一抹晨曦微光开始抚摸大地的时候它便红火,一直红火到半夜三更,高高挂起的红灯笼似乎能红遍整片天。里面或推杯换盏,或借酒消愁,总之便是形形色色的人都不缺便是了。


  这忘仙楼,原名“望仙楼”,取楼高可望仙之意,可也不知初代店主开店中途发生何...

2017-07-03
1 / 4

© 群青·出关但是实际上比闭关还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