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青进入了鹤鹤温暖的体内并说

写自己爱写的
顺便一提我真的没有爬墙你们信我_(:_」∠)全职坑入了好多年了_(:_」∠)_

【三日鹤】来自世界的消音

  “真是个好天气啊!看那里啊三日月,多么漂亮的**!”


  三日月闻言放下手中的书偏头道:“嗯?你刚才说什么了?”


  鹤丸愣了一下:“我说多么漂亮的**啊。”


  “**!”他又咬牙重复了一遍,得到了相同的结果,不由得大骂出声:“*!”


  三日月在一旁神色有些微妙:“你究竟说了什么……”


  “我说**,**!啊啊啊算了!今天怎么回事啊?”鹤丸脱力地往地上一坐,垂头丧气地冲三日月摆了摆手道,“别理我,让我静静。”


  三日月看着他捂着头一脸痛苦的样子,不由得出声询问道:“怎么了?**吗?”


  这次神色异常的人加了鹤丸一个,他尝试着往听上去一片模...

2017-11-15

【方王/1h】霸道武神俏药仙

怕不是我的那个号被屏蔽了哦

lof我真的跪下求你。你让我发之前知道我违规了好吗。

不要发的时候一发一屏蔽好吗。

------------------------------------------

第无数次补档重发。

跪求放过。

-------------------------------------

 

第无数次补档重发。

跪求放过。

-------------------------------------

  方士谦和王杰希又打了一次架。


  登时高英杰和乔一帆正在后者的殿中闲谈,一震地动山摇后自房梁处洋洋洒洒了些白/粉下来,落在乔一帆的鼻子上,引得他鼻翼翁...

2017-11-10

立冬

一候水始冰;二候地始冻;三候雉入大水为蜃

2017-11-07

【三日鹤】辣条play(放飞自我的小片段)

标题避雷。ooc上天。

我可是提醒过你们了的。

别点小红心!!我是要删的!大家看看开心开心就好了

原本打算再来个(下二)的。然后硬生生克制住了自己大胆的想法。

感觉打tag会被打系列。。

--------------------------------------------------------------------

  “小光棍节小光棍节!都给我买Pocky去!!”

  “祖宗啊你就消停一会儿吧,昨天的糖还没吃够?”烛台切捂住胸口痛心疾首地又去买了一包辣条塞在鹤丸的手上。

  “靠靠靠怎么又是辣条!你究竟和我多大仇?!”

  “不一样。”烛台切认真地摇了摇头,“昨天给...

2017-11-01

【三日鹤】一场没有硝烟但是流血了的战争(下一)

是的。万圣节赶着发糖来一发短小。

-------------------------------------------------------

  鹤丸国永大摇大摆地将学生会最新颁布的告示张贴在那引人非议的纸原本待着的地方,完工后还仔仔细细将边角处抹平,拍打了几下对着周围同学摆摆手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下课再看,不要上课的啊?”


  同学们被他赶了几下,这才不情不愿叽叽喳喳散去了,鹤丸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将手上撕下来的大字报揉成一团,假作投三分球的样子瞄准远处的垃圾桶,抬手压腕都标准得如同教科书一般,却在纸团砸到垃圾桶边缘弹出来的时候重重啧了声,插着口袋踱步到垃圾桶跟前弯腰拾起,...

2017-10-31

呵呵。(绝望)

秋潭落莲,霜降至

2017-10-23

【三日鹤】这不是我要的ABO

  三日月宗近,那个美得惨绝人寰灭绝人性上街能刷脸回家能刷猫地球已经容不下他的美貌的那个人,最近陷入了深深的忧郁之中。


  原因就是那个鹤丸国永。


  说白了吧,他注意鹤丸国永已久了,再说白一点,他心水鹤丸国永。


  但是这个三日月呢,是个男的。鹤丸国永呢,他也是个男的。这就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了。


  但还好,我们这是一个abo的世界。第一性别什么的,不重要。


  但是问题就是,这三日月吧,是个大A,而鹤丸国永,他他他虽然不是大A,但也是个A啊!两个性别都相同,这就很尴尬了。


  而还有比这更尴尬的,那就是三日月明里暗里和鹤丸国永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多次,但这...

2017-10-21

继续占

我不该立flag我错了原谅我

今天寒露。大家快乐。嗯

2017-10-08

三日鹤的一个片段

     我什么时候写的这个。。。怕不是梦里写的。

     现在不用了,拿出来发发吧


------------------------------------------------------------

    说起那时的事,就算是三日月也不得不感慨真是少年时的满腔豪情和热血。

  例如比武擂台上打成个平局时,他们会大笑着找个废弃了或是没人的庭院,悄悄地纵身翻进高高的围墙,在里面把酒言欢。

  但是少年时的他们,三日月还没有练得一个千杯...

2017-10-07

  是风朗气晴天高气爽的好天气,本就是节假日,再加上有远方而来的亲属同聚一堂,虽说是难得的休憩日,但我与母亲商量了片刻,也便就放下手头上堆积如山的作业,抛开近在眼前的考试同他们一起出游了。


  这是去远近有名的黟山,因山峦遥望似苍黛而得此名,令人不禁有些好奇是否有画眉之石存在,如是看来那“眉如远山含黛”也说得极其在理了。后有令人艳羡的旅行家徐霞客登临此地并赞叹道“薄海内外之名山,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故引申出今日更为常见的名字——黄山。


  我小时候一直因为黟山此名而误以为黄山是隶属于黟县中的,后来知晓黄山就是一个单独的市名,再后来又得知黄山市原名徽州,安徽的...

2017-10-06
1 / 7

© 群青进入了鹤鹤温暖的体内并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