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鹤】一期两会

在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鹤丸国永的飞行器遭遇了小型黑洞。他几乎是耗费了整个燃料舱里的能源才得以勉强从黑洞边缘擦过——不过他却也因此报废了四个引擎中的三个,最后歪歪斜斜如同陨落的星体坠落在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

飞行器砸下来的时候鹤丸国永当机立断,迅速逃离已经失控的驾驶舱钻进了救生舱中,只不过还没等他操控救生舱弹出,整个飞行器就已经坠毁在陆地上,碰撞出巨大的轰鸣声的同时还掀起了滚滚浓烟。飞行舱里的温控系统已经随着那三个引擎一并归西,穿破气层时被点燃的船身将里面变成一个封闭的火炉。鹤丸国永在里面撕心裂肺地咳了好久,摸索着去开安全通道。

万幸的是他这最新型号的飞行舱在安全门上运用的技术含量最高从而...

2018-08-07

看到可以置顶小小惊讶了一把,lof这次疯狂拉拢人心.jpg

这是一个灵魂一点都不有趣也没有美丽外表的人。

永远喜欢鹤鹤。圈名如id为群青,也是十分喜欢的一个颜色了。

来lof也挺久了,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看先前写的文无非两种:拙劣地堆砌词藻与矫揉造作地强行安放剧情。

但值得欣慰的事也不少,比如勾搭上了一群不嫌弃小女不才的巨佬和默默支持我的小天使,又比如说每过一日都能觉得昨日的作品拙劣无比(虽说文笔上实在的进步却是寥寥)。

实力鹤吹→指路

矢志不渝的三日鹤党,偶尔爬墙但如今应该是不会了。

能看的作品也几乎没有  一点都不走心的作品总集走这儿  ,也不多,完全可以翻首页解决√

简单翻了一下首页,私以为写得最顺畅...

2018-07-30

武陵深处是谁家,隔河两岸共一查。
渔郎不怕漏消息,相约明年看桃花。

我所看到的为查济留下的笔墨文章约莫都以这二句为首为题,作者们不约而同,仿佛心有灵犀般将这属于查济的诗带出幽深祠堂。但我对这首诗却没有太大的感触,唯一印象深一些的便是隔河两岸四个字。

前前后后算下来,我也来过查济四五回了,每每都宿“听水居”,对门便是小镇祠堂。前几年来还只有一层楼,也不叫这么个名字,清晨推门而出便可以看到对面闸紧门的祠堂,对着青石板桥伸个懒腰,那只懒洋洋的胖橘猫也会被带着塌腰打一个哈欠,心情好了还会凑到你面前恩赐你个抚摸它的机会。

只惜这次来却再没见到这位老朋友。老板说它寿命已尽,不知道在哪一天的深夜还是清晨...

2018-07-15

【三日鹤】十二书(2)

是生,还是死,这是一个问题。

由莎士比亚抛出的世界著名难题此时摆在了鹤丸的面前,他仿佛能那个看见一个不怀好意的鬼在那扇大开的门口摆了个存档点,对他一边搔首弄姿一边让他快去存个档,就为了在他过去的那一刹那一杆子戳死他。

进去,还是离开,这是个问题。

鹤丸解题速度极快,他选择了前者,理由也很简单。对于此时还没有摸清那个怪物的行为特征的他来说,这里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指不定那个怪物就突然杀来个回马枪,叫他连打出GG的时间都没有。而撇去这一点不谈,作为各类游戏高玩的鹤丸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不触发那种看上去就不妙的剧情点就想通关的恐怖游戏玩家,现在坟头上的草已经十米高了。

鹤丸一边回想着...

2018-07-14

【三日鹤】十二书(1)

——————

真正觉察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鹤丸正翘着几欲登天的二郎腿躺在床上仰面玩手机,好一副大爷姿态。电脑屏幕上刚完工的论文束之以句号结尾,光标紧随其后有规律地闪动,像极了夜幕沉沉时海上灯塔上的光,反复泯灭又再生。桌面上放着干啃了一半的方便面,茶水喝了一半,凉得很透彻。空调冷气开得可足。

要说怎么察觉的不对劲,又是怎么个不对劲法,鹤丸自己怕是也难以说清楚。这并不奇怪,毕竟很多事情就算溯本求因也是没有一个合理解释的。就像是某一个瞬间,他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翻到一个再寻常不过的笑话儿哈哈大笑起来。而毫无征兆地,他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发凉,心跳如擂鼓,觉得能从窗外浓稠的黑暗中隐隐约约抓住某些不寻常的...

2018-07-11

      泡金柑普的时候,突然想起鹤丸国永来,并非空穴来风。

下水前的金柑普香气沉郁,被挖空心的柑橘乘红普如万圣节亮肚腩的灯笼,浑圆俏皮,但前者较后者而言却更稳重些,不显得滑稽,却处处透着温和柔润,久置陈皮的味道甘苦又酸甜,柑橘和茶香相互制衡,汇出一股清冽少年感的香,容易想到西门吹雪的一剑封喉,散了一地的碎玉乱琼,早春...

2018-07-08

戏台上的曹操,我们杀他做啥子?

——梁实秋

2018-07-07

【三日鹤】人鬼情未了(2)

诈尸现场

我一回来就惨遭限流,宝宝心里苦啊

前情回顾(1)

----------------------------

     鹤丸的血液几乎在那一刻凝结起来,那个女鬼身上犹如什么东西腐烂掉了一样的潮湿气息扑面而来,争先恐后地往他的鼻腔中涌去,几乎让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溺亡了。

  女鬼头发杂乱如同干枯的海草,从密密麻麻的发丝缝间可以看到她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视着前方。女鬼眼睛的红并非是一般的血丝遍布,她阴森森的目光的发源地很大,但原本属于眼白的地方全部都被血红色所占领,正中间一个黑色的小点左右移动着寻找猎物。

  鹤丸原本做好了女...

2018-05-12
1 / 10

© 虫二 | Powered by LOFTER